Return to site

在巴黎买房:生活容易发达难

法国盟加传媒

对于香港人「有楼有高潮」,法国人觉得匪夷所思,仲会藐你不懂得「C'est la vie」。对生活至上的他们而言,揸住砖头收租不是人生唯一目标,炒楼也不是致富首选。无壳蜗牛在「租金管制」保障下,不像香港租客般经常被逼迁,政府更规定冬天时业主连租霸也不能赶绝,轮到你大惊小怪吧!

「我会说,在巴黎生活易但发达难。我认识不少香港人跑到外国,始终有份工就能有间屋,有些人还可以有辆车,如果你不求发达,生活还是比香港容易。」香港土生土长的苏秀兰(Celia),在美国工作时认识法国丈夫,嫁到巴黎生活逾廿年,对香港贫富悬殊差距越拉越远和近年荒诞陆离的住屋现象,有感而发。

在巴黎12区步出地铁站走5分钟便来到Celia的住处,1996年她和丈夫新婚便在这里买了一幢约900呎的二手中层单位,地点相对于香港的红磡区,静中带旺。Celia说巴黎没有太多高楼和屏风楼,住宅一般都低密度,像她所住的七层楼高住宅已属少见,一般房子只有六层或以下。「我在1996年尾用百多万法郎买了这个900呎单位,大约等于百多万港元,现在约升价两倍多,巴黎与香港其他国际城市一样,尤其是巴黎市中心楼价一直飙升,但不及香港恐怖。」「但飙升现在也只是卖三、四百万港元?」我惊讶地问。

香港无壳蜗牛Vs巴黎重壳蜗牛
「差不多吧。是比香港便宜没得好说。香港楼价贵得惊人,都不是让人住的,根本不知什么人才可以买到楼,就连身处高职位的像我在香港的会计师堂妹,也抱怨买不到楼。」翻查资料,1996年香港一个七百多呎的黄埔花园单位卖480万元,太古城一个900呎单位就要600万。Celia的房子现值约400万,在香港市区买不到300呎的蜗居,沙田显径村的公屋王就要500万。去年巴黎一间32呎贵价劏房「阁楼」(Loft)卖五万欧元(约43万港元)巴黎报纸已大字篇幅:「巴黎楼价疯了?」呎价13,000元在香港是平常事,在巴黎却是大新闻。

当然,一个钱币都有两面,在法国买楼一样有辣有唔辣。「以为买楼供断就可以住过世?别开心得太早,这里每年要交住宅税、物业税及管理费之类,如果你没有收入或退休金,孭着重壳的蜗牛一样很可怜。」 Celia说,巴黎无辣招打击炒楼,但因为楼价升幅不算显著,又有重税和遇上租霸的风险,「有钱人宁愿做别的投资好过。」
唔愿上车,在法国租楼也不差,政府有租金管制保障租客,业主租约到期不可以乱加租,也不可随意赶走租客。「尤其是冬天,通常是10月至2月,就算租客欠租也不能赶他走。」

除了生活质素,法国的工时较短,工作压力自然相对香港细,Celia与丈夫各有自己事业,闲时逛博物馆、旅行,丈夫爱在家做木工与手作,还会自己种有机茶叶。原本修读酒店管理的Celia,移居巴黎后做过酒店销售经理和国际贸易,最后重投旅游业,经过一年的培训,成功考取法国国家持牌导游牌照,现在当上法国旅游策划和私人导游,并以笔名「乐遥」撰写blog,分享旅游和生活乐趣。

生活在法国,她觉得最自在是法国人崇尚我行我素。名牌店和精品店似乎是法国的国际商标,但真正的法国人却不那么着迷,君不见LV旗舰店外长长的排队人龙,清一色是外国人脸孔,又以亚洲人最为之疯狂。「巴黎女人都不跟风跟潮流,在街上看到每个人的穿衣配搭都不同,有自己的个性。」Celia说,巴黎女人不会因为成功抢购新出的手袋或限量别注版新衫放闪而骄傲,她们反而会因为在二手店淘到一件经典而自豪,逛二手店是她们的日常。「更准确一点,法国人的日常就是喝酒聊天。」像这天我们来访,在电梯碰到Celia住在七楼的邻居,热烈招待我们到他们家开party和聊天,你有多久没跟邻居说话?

记者:郑天仪
摄影:潘志恒(部份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原文出处: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upplement/20170506/56653832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