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赵无极其实只住在一个国度里,「无极国」

法国盟加传媒

· 艺术Art

赵无极的父亲是银行家,母亲认为儿子画画没出息,但他进入杭州艺专有很好的理由。

「我爸爸说,他(赵无极)来管银行,那我这个银行要给他倒掉了,让他去画画吧,结果,我就进杭州艺专,我十四岁,他陪我,一直送到那边(杭州),我考试考取了,他才回上海。」

纪录片里的赵无极约莫83岁,笑谈70年前的往事,依然清晰如昨。

赵无极是西方艺术史,最知名显赫的华人艺术家,日本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奖得主,法兰西院士,皇室贵胄笔下的抽象世界,自有一派恢弘的王者气息,2017年5月27号佳士得香港春拍,油画作品《29.09.64》,以1亿5286万港币(约5.96亿台币),刷新个人世界拍卖记录,他高居2016年全球艺术家作品,拍卖排行榜第16名。

「这是赵无极老师手边留的他最早的一张画,15岁的时候的赵无极,完全画的是塞尚的静物,赵老师一直在强调,要画好的抽象的东西,你一定要有很好的写实的功力,你的从写实转到抽象,你的抽象才会有内涵,」杭州艺专时期他就深受,塞尚,马谛斯和毕卡索影响,校长林风眠也鼓励他前往欧洲探索,怀揣着父亲交付,足以买下好几条胡同的三万美金,1948年赵无极与妻子,坐上开往法国的慢船,36天后马赛登岸,巴黎落脚。

「赵无极老师下船了,所以画的是冬天到巴黎街头,看到了教堂,地上是雪景,然后整个阳光洒到雪景上面,反射出来那个一片红红的感觉,这个已经赵无极老师已经开始转变了,不再像他在前面的在杭州时候的作品风格,」马维建是知名,质量俱精的赵无极画作重要藏家,为这次展览出借20件藏品,从对抽象画的门外汉,到如今对艺术家的作品如数家珍,两人相识15年,有着亲人般的情谊,「赵老师把我等于当成是一个倾吐的对象,所以我跟老师一起在巴黎相处的时候,老师看到我去他就很开心,因为他可以带着我到巴黎,去吃几个他​​喜欢的中国菜的馆子,赵老师一坐下来,他最喜欢吃皮蛋ok,他喜欢吃鱼唇,」纵使胃口始终记忆着沪杭,重庆的风味,赵无极寄寓巴黎后刻意弃绝中国水墨,改用炭笔,水彩,油画溶入西方艺术,他不愿被视为短暂 奇镀金的异乡人,在「大茅屋学院」从人体素描画起。

「什么时候画的,我刚刚来巴黎的时候就画这样的东西,(没有画油画有没有展出过),一方面我画这个,一方面我学法文,从来没有拿出来给人家看过,我(之前)没有模特儿嘛,「大茅屋艺术学院」有模特儿,那么我就去「大茅屋学院」画画,」一年半的努力学习,看遍巴黎的美术馆,1950年他开始游览欧洲,在瑞士巴塞尔买下保罗克利的水彩,那样涂满楔形文字般线条,洋溢幻想色彩的作品,深深影响了赵无极「,所以赵无极老师画了这张,有色块跟细线一起出来的,他给这张画取名叫做「绿色森林」,所以非常浓郁的绿色,然后又有层次的绿色,然后上面出现了很多人跟动物的效果,」保罗克利间接成就,赵无极创作第一个辉煌的标志性时期,大胆地拓垦出自己的道路,在巴黎迅速成名,和重要艺廊签约,师长原本只希望他短暂留学两年,他却 此再没回到故土生活。

「我对铜器非常欢喜,我有收藏铜器,你看,这些东西,我看了非常欢喜,就这样子受它们(青铜器)影响,这样的东西是元朝的,美得很嘛,现在的东西是,好的东西多得很啊,受影响可以受得很多,是嘛,」画中充满线条符号之美的保罗克利,意外成功地协助赵无极嫁接贯通起,实际身处的西方艺术世界,和精神血脉里未曾丢失的精神中国,延续着写意线条和抒情抽象,他赓续缔造艺术生涯的又一高峰,甲骨文时期,「他说我看过了那些青铜器上的文字以后,我自己去猜想,那些东西写出来我会很像甲骨文,我都是在画室里面,自己去创造那些文字出来,这张画叫「向杜甫致敬」,他把杜甫的,「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的那个感觉,整个用中国的文字,甲骨文,这个是赵无极老师在这个时期,几乎是最有名的一张画之一。」

赵无极有三段婚姻,艺专音乐系学妹谢景兰20岁嫁给他,在巴黎时爱上音乐家友人,琵琶别抱,1958年赵无极在香港,恋上邵氏旗下女演员陈美琴,两人一见钟情,共赴巴黎,婚姻却在1972年,因为妻子罹病过世画下句点,「从1968年以后到72年这段时间,非常少的赵无极作品留下来,因为他画不下去,这张画,大家可以不要懂抽象,但是站在这张画的前面,你就感到压力,无穷的压力,」直到1973年,赵无极认识后来负责艺术策展,小他26岁的法兰斯娃丝马凯,两人在四年后年成婚。

「赵无极老师在画这张画的时候,我在他的画室里,他跟我说,这张画他取名「向法兰斯娃丝致敬」,我说老师为什么,你这张画是要向夫人致敬,老师跟我说,你晓得法兰斯娃丝,她的个性很直,有的时候很泼辣,像辣椒的感觉一样,所以我觉得这张画,形容法兰斯娃丝是最贴切的」。

赵无极之所以享誉世界艺坛,除了天才,聪慧和勤勉,有人归纳因为他有一个,愿意栽培他的金融家富爸爸,一位精明干练,和西方主流艺术圈接轨的妻子,还有他交游广阔,与最重要的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情同莫逆,贝聿铭收藏并在建筑里陈列赵无极画作,法兰斯娃丝在亚洲大学座谈,回答主持人陈文茜提问时说了一段秘辛,贝聿铭曾经提交巴黎拉登芳斯都市计画案,却未能获得庞毕度总统的青睐,贝聿铭因此认为法国人不喜欢他,「所以当密特朗总统,邀请他来改建大罗浮宫的时候,他说不,不肯到法国来工作,如此这般,所以当时他(密特朗),就找了他的部长Emile Biasini来想办法,Emile Biasini是大型工程部长,他和赵无极很熟,就说,无极,你一定得帮我说服贝(聿铭)来做罗浮宫,他们一起跑了好几趟纽约,无极也尽力说服贝,最后贝聿铭终于 意接手罗浮宫的案子,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罗浮宫)金字塔。」

赵无极年事越高,越难负荷耗费体力的创作,2008年画了最后一张油画,然后竟拾起曾经熟悉的水墨,意象式的中国山水重新回魂,「我画两百张,大概最多留十张,十五张,总是坏得多好​​的少,我画水墨画的时候,我就画水墨画,我情愿画个三天两天,专门就搞这个东西,当然坏的很多,水墨太快了嘛,扯掉很多,」赵无极曾说自己,深刻自觉地活在中国古代的传统里,但是法国给了他「创造和解放的力量」,他的创作既东方也西方,抽象也具象,法国诗人也是艺术家知音的克劳德罗伊说,不论中国人或法国人,东方或西方,赵无极其实只住在一个国度里,「无极国」。

《中天的梦想驿站》Love Life News:记者屈继尧、汪彦超、彭智宏采访报导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