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买下六座酒庄的台湾女婿
郭炎从游走两岸到情定法国波尔多

法国盟加传媒  财经

出处:财讯双周刊第501期 作者:简秀枝

在法国波尔多,一位台湾女婿买下六座酒庄。他相中最佳地质的精选区,种植出最有竞争力的葡萄,一年不过三千瓶的产量,跻身一级酒庄之林,更赢得华航机上酒的「台湾之光」桂冠。

因为连续投资法国波尔多酒庄,找到好酿酒师,持续酿出口碑好酒,被挑选为中华航空公司机上酒,因此得到华航授予「台湾之光」的难得桂冠。这个眼光犀利、长线操作有成的投资家,正是国泰金控董事郭炎。

这次随着华航董事长孙洪祥到欧洲探寻「喜出望外机上酒──波尔多台湾之光欧碧颂酒庄」,我们在一望无际的波尔多葡萄园区里,找到酒庄主人郭炎一家人。从一九九七年连续九年,郭炎已出手买下6座葡萄酒庄,达到相当的经济规模,而且愈买愈精准,土质风水,愈来愈有看头,甚至连调酒师的延聘,也是滴水不漏。

四九年出生的郭炎,是越南西贡华侨。家族经营中药材生意,越战期间,改为美军洗衣,16岁时的郭炎立志从商,希望改造家族命运。七一年他以侨生身分,考上台大商学系;之后不但取得商学士学位,还娶了小他一届的台大学妺张秀芬为妻,成为台湾女婿,正式取得台湾身分证。

郭炎先到香港取得硕士学位,再留学美国,取得加州大学柏克分校金融博士学位。郭炎回到香港美国加州国安银行(Crocker)任职时,结识中国前国家副主席王震之子王军。八四年王军还只是中信证券业务部副经理,正打算与澳门总商会会长马万祺次子马有恒合作,到珠海投资啤酒厂;郭炎协助两人联贷3000万美元,因此与王军结下不解之缘,成为彼此事业中的贵人。

金融业务赚第一桶金

八七年,转任美国信孚银行的郭炎,被派来台接手台湾分公司。他开创不少新业务,让银行从净亏500万美元一路赚到5000万美元。郭炎最出名的战功,就是协助永丰余发行台湾第一档可转债。隔年,郭炎就领到美国总公司给他的125万美元(当时约台币4000万元)的奖金,让郭炎赚到名副其实的第一桶金。后来,郭炎与黄宗仁合作成立「永信证券」。九一年,郭炎被调回香港亚洲总部,从此与台湾金融业暂时拉出距离。

不过,短暂沉潜之后,郭炎还是持续攻占台湾媒体版面:一、二○○九年九月,刚接任阁揆的吴敦义到香港,找铁板神算算命,其中穿针引线,在香港接待的就是郭炎本人。二、一○年市场盛传,中信金欲并购南山人寿,其中的灵魂人物,也是郭炎。三、一二年市场绘声绘影,再传郭炎带着百亿元资金,有意入股中信金9.9%股权,准备成为中信金单一最大股东。

虽然传闻最后不了了之,但这三件事却已惊动台湾政商界,「超级金主」的神秘面纱,一再被传言与神化。在台湾,他熟识阁揆,又可能成为台湾第一世家辜家的事业合伙人;在中国,郭炎更是往来无白丁,他是中国太子党老大哥、中信证券集团前董事长王军重要的事业伙伴;他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同桌吃饭,与邓小平的女婿、中国保利集团总经理贺平打高尔夫球,现在则是国泰金控董事,两岸达官贵人都与他有交集。然而,游走两岸政商高层的郭炎,为什么想到投资酒庄?他说,原因有三:一、分散投资与政治风险;二、保住财富利得,传承子女;三、对法国土风人情与文化的心灵回归。

融合人生的投资哲学

如众所周知,越南曾是法国殖民地,在越战后​​,百废待举的越南街头,还是保留若干法国式的公共设施、高级建筑与优雅生活记忆。郭炎虽然在海外各地闯荡、耕耘有成,但来自世居地的越南情怀,及对法国文化、一草一木、民俗风情充满向往、期待与憧憬,特别是对代表法国文化及产业极致的红白酒文化,更是念兹在兹。

郭太太形容,郭炎对法国的特殊情结,喜欢法国设计的房子、日用品,连吃都非吃法国面包不可。他们本来钟情于巴黎旅馆或高级住宅区,但孩子已成家,在各地发展,不需要太多住所,巴黎旅馆经营又担心工会组织的权益高涨,管理不易,因此作罢,取而代之是源源不枯竭的大地美酿──葡萄园区,所以,愈买愈多。

法国波尔多地区,人口不过2000人,却存在着800座大小不等的酒庄,环肥燕瘦,应有尽有。顶着最早到法国波尔多购买酒庄的华人投资家,郭炎着实买出心得,不断融合他的人生哲学。郭炎膝下二女一男,「给钓竿,不给鱼吃」的传统观念下,除了给孩子们完整的教育机会外,让他们能靠自己专业过活外,他也希望给孩子们的家产,有着「大地涌泉」的特色。

九七年,郭炎首先买下Château Haut-Brisson,给大女儿郭心怡,接着在一○年加码Château Tour Saint Christophe,以及一一年Château La Patache、Enclos Tourmaline、Enclos Viaud 给次女郭嘉怡及儿子郭豪,总面积超过50公顷,成为华人在波尔多区的投资大户。

尤其,延揽了国际调酒师Jerome操刀,规画整个园区。比如说,Jerome说部分园地必须休耕三年,郭炎与子女们对他言听计从,乖乖拔除老葡萄根,任其荒废。目前必须等到明年才能重新种植。一棵新葡萄苗要茁然而立,需要6年光阴;换言之,九年的时间,园区是一无收益,但郭家人心领神会,甘之如饴。

优雅、精准、细致,如名牌的爱马仕名品一样,慢工出细活,点滴累积口碑。刚开始不懂,见地就想买,现在要选高海拔、排水、阳光照射区,以其中之一的圣爱美侬特级区的圣克里斯多福酒庄,买地1100万欧元,但邀请法国裔西班牙工匠的庄园打造、装潢又花了500万欧元,巨资投入,回收缓慢,却是郭炎与子女们两代财富情缘的牵系传承所在。

赢得华航机上酒桂冠

郭炎爱乌及屋,日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席郝平来访,对园区赞不绝口。西班牙卡诺司国王到园区参观,送来两棵500岁的老橄榄树。最后在波尔多骆赫市长亲自拍板决定种下,承担联合国教科文遗址古迹园区种下外来树种的风险,传为佳话。

郭炎手下的六个大小不等酒庄,目前逐步上轨道。深谙葡萄酒巿场等级的他,拨选出最佳地质的精选区,种植出最有竞争力的葡萄,一年不过3000瓶的产量,跻身一级酒庄之林,不但更符合经济规模与分众拔尖双重的效益,也因此赢得华航机上酒的台湾之光桂冠。

孙洪祥这回诚意十足,亲自走访郭炎的葡萄园区,在波尔多市长面前,大力肯定郭炎对酒庄产出佳酿Château Haut-Brisson的心血。因为脊椎七节压迫而拄着拐杖的郭炎带着太太、独子与来自彰化二水的二女婿,热情洋溢在现场接待与分享,更让远方来客宾至如归地带着满满的记忆离去。

(作者为《典藏》杂志发行人)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