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阿兰德龙戛纳致辞:“这是我还健在的葬礼!”图说背后的独家故事

法国盟加传媒

· 人物 People

5月19日晚,阿拉德龙与女儿牵手走上戛纳电影节电影宫。

图片从左到右:法国电影局局长 Frédérique Bredin,

戛纳电影节总监Thierry Frémaux,

戛纳市长 David Lisnard,

法国文化部长 Franck Riester,

戛纳电影节主席 Pierre Lescure,

当晚,法国知名表演艺术家阿兰德龙从女儿 Anouchka 手中接过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荣誉金棕榈奖”奖杯。

都是颁奖惹的祸?

荣誉金棕榈奖,一般授予电影作品极具影响力,但从未获得金棕榈奖的电影人。前不久去世的法国导演、“新浪潮祖母”阿涅斯·瓦尔达,美国知名导演伍迪·艾伦等都获过该奖。

颁奖礼上,阿兰德龙的讲话令观众们听之动容。

阿兰德龙眼眶丝润,喉头紧涩,

“ 抱歉,因为今晚,对我而言,不仅意味着我职业生涯的结束,也意味着我生命的终结。(观众席传来“不”的喊声)今晚,有点儿像一场我的追思会,但是在我的有生之年(举办)(众人大笑)。当我入行时,人们跟我说, 我选择的行业入门容易,长留极其困难。我坚持留下来了,坚持了62年。(阿兰德龙长呼吸,一旁捧着金棕榈的女儿拍拍他的肩膀)。

现在我明白了,(电影这个行业中)困难的是告别,因为我即将离开(观众席再次大喊“不”)。我不会不辞而别,不会不向大家道谢(而转身悄然离开)。(说到这里,阿兰德龙已经非常激动了:他深呼吸,低头,声音哽咽;一旁的女儿摸摸他的手臂)今晚有点儿像追思会,但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一生从事电影工作,我尽我所能做到最好。今晚的影片回顾播放,让我感动,激起我一连串的回忆。

我从事了一项事业,由精英中的精英领导着,在他们当中,我是明星。假如说我是明星,(是因为)我受惠于观众,而非其他任何人。不是电影捧出明星,不是导演…… 而是观众。长年累月,观众们捧出明星。观众众多,明星极少,我成为其中的一员,多亏了观众。我由衷感谢,无限感激。”

感人肺腑的发言背后,或许隐藏着阿兰德龙复杂的内心

按理说,获奖是件喜事,但这个奖项授予阿兰德龙却存在争议

5月13日,一封源于美国,由“女性与好莱坞”(成立于2007年非营利组织)撰写的网络公开信获得了15000多人的签名。信件质疑阿兰德龙获得荣誉金棕榈奖的资格。

抗议书上写着,“阿兰德龙曾数次公开表示,同性恋伴侣不该拥有领养孩子权利,对付女人就该摆出大男子主义的作风,包括扇她耳光。…… 连他亲生儿子都控告他家暴。他对法国极右派态度友好,对反移民表现出兴趣。”

图片为2010年9月,阿兰德龙在小儿子小德龙的陪伴下,走出家庭事务审判办公室。

公开信被国际社会主流媒体广泛报道。事实上,这些指责着并非虚有。2018年,11月24日阿兰德龙参加法国电视二台《茶还是咖啡》谈话节目时,承认自己打过女人耳光,“但我也被女人打过”。

2015年,接受电视访谈时,他指明自己反对的只是同性伴侣收养孩子的权利,他说,“这个时代大家不拿反自然的事情当回事,这让我难以接受。”

至于政治立场,德龙不避讳公开他与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创始人让-玛丽·勒庞是多年的好友,两人因在西贡参加过印度支那战争相识。

该争议引发社会的强烈反响,众人关注。据新浪官方微博推文,就该公开信,戛纳电影节的"选片人",艺术总监福茂,在开幕前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我们不是颁发诺贝尔和平奖,而是对电影职业生涯的致敬,我们奖励的是演员阿兰德龙。阿兰德龙有表达自己的自由。在今天,致敬某人会很难,因为总是有政治警察在那里审判。无论发生什么, 总会有人对他的一生进行放大镜式的审查,要知道悖论在很多人事上都存在。这个签名是由美国人发起的,美国人完全可以就气候等问题发起其它更多的签名,戛纳并不需要对政治完美承担责任。”

图片为阿兰德龙与艺术总监福茂在电影宫前热情相拥

电影节的官方回应获得众多网友的点赞,有网友留言:“不愧是文化人,回答得非常得体!”

为何戛纳电影节,阿兰德龙只有女儿陪伴?(下图左一)

阿兰德龙一共育有3名子女,下图为儿女照片

2019年5月19日颁奖典礼当晚,阿兰德龙的大儿子安东尼在社交网站上贴出黑色图片,照片配文:女性权利。

有网友留言:老爸没有邀请两个儿子一同前往戛纳吗?

阿兰德龙结过一次婚,有三名子女,坊间还有“私生子”

1964年8月13日,阿兰德龙与Francine Canovas喜结良缘,同年9月30日,阿兰德龙的第一个儿子安东尼在好莱坞出生。

可惜好景不长,两人于1969年2月14日离婚。两人的离婚牵扯到一件复杂、且举世震惊的事件。

有报道称,阿兰德龙有个非婚生子,诞生于1962年8月11日,名为阿里。阿里的生母是1988年去世的德国模特、女演员妮可。

据生母妮可告诉阿里,1959年,她在纽约拍摄电影《阳光灿烂》时和阿兰·德龙相识,两人短暂欢情后,阿兰德龙便不再与她联系,不久他便呱呱坠地。

妮可联系到了阿兰德龙的母亲,后者到纽约接回阿里,尽管此举遭到阿兰德龙的反对。阿里最后由阿兰德龙的母亲和继父抚养,姓氏也跟随阿兰德龙的继父。

1986年,阿兰德龙公开声明,“这是我的伙计。” 他对阿里说,“你既没有我的眼睛,也没有我的头发。你不是我儿子。”

下图为阿里与阿兰德龙的照片对比图

有报道说,阿里现为摄影师,有吸毒史;生母会跟他毒品,甚至一起分享毒品,同用一个针头。

1959年到1963年期间,阿兰德龙的正牌女友是德裔法籍女演员 Romy Schneider ,两人已经订婚,这段姻缘最终没有开花结果。所以,如果1959年妮可和阿兰德龙真有短暂的恋情,这份感情算是地下情感。

图为Romy Schneider 与阿兰德龙

长达15年里,从1968年到1983年, 阿兰德龙与法国女演员、导演 Mireille Darc (请大家记住这个名字,后文还有特别提到她)过着同居生活。至于分手原因,有资料称,Mireille Darc 因心脏畸形,怀孕有生命危险;阿兰德龙希望再次当爹,所以两人不得已分手。但两人一直以朋友关系保持联系。

下图为Mireille Darc 和阿兰德龙的合照

法国媒体多次用永恒的爱来描述阿兰德龙与Mireille Darc 的感情

下图:2017年9月1日,阿兰德龙在Mireille Darc葬礼上,

后边男士为阿兰德龙的大儿子安东尼

阿拉德龙生儿育女,传家暴

阿兰德龙与荷兰模特Rosalie van Breemen 两人年纪相差30年。在一次短视频拍摄中相识,于1987年到2001年共同生活。

Rosalie van Breemen 与阿兰德龙生有一子一女:

女儿 Anouchka,生于1990年,我们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中见到的就是她;

儿子小德龙 Alain-Fabien, 生于1994年,媒体报道所说的,控告父亲阿兰德龙家暴的就是他。

关于家暴,阿兰德龙澄清儿子的叙述无中生有,”我离开她妈时,他才7岁,他哪知道这么具体的事情。至于说我儿子被抛弃,没钱没固定住处,他18岁时,他自己离家出走,午夜1分,他拿起包包就走了。“

儿子Alain-Fabien事后也说,接受意大利记者采访使用英语,翻译存在问题。”我从来没说我爸打我妈,或许我妈多次激怒我爸。我从没见我爸打我妈。我见她返回时挨了多拳。“

下图片为阿兰德龙与荷兰模特Rosalie van Breemen 的合照,

两人于2012年在儿子的抚养达成协议后,于2012年出现在某秀场

本届的戛纳电影节上,只有女儿陪伴,不知是否是阿兰德龙的有意安排。

曾把儿子与狗一起关狗笼里

2019年5月3日,法国电视3台电视节目《一天,一个命运》播放了阿兰德龙的纪录片,很大一部分内容放在了阿兰德龙与儿子的关系上。纪录片说,“为了培养大儿子安东尼的坚强性格,6岁时,安东尼曾被阿兰德龙放在狗笼里和狗关在一起。” 纪录片播放次日,安东尼通过社交网站证实这段经历,“我更希望这条消息不被播出,…… 让孩子变得更坚强,此方法不可取。”

大儿子安东尼与父亲阿兰德龙参加电视节目

小儿子小德龙则表示自己没有这样的经历,只是看着片名就让人感觉这是为一个已经辞世的人专门制作的纪录片。

电视节目上,小德龙谈父亲短信:“我也如此,我爱你”

小德龙与父亲的关系闹得很僵是众所周知的。

2019年,小德龙出版自传体小说《老爷们的家族》

(法文:La Race des seigneurs,书名与由阿兰德龙主演电影相同。该影片于1974年法国上映。台湾译为“私生活”,大陆译为“激情与抱负”。)

2019年2月7日,报刊亭售卖的GALA杂志登载小德龙的专访,“我爸亲近姐姐Anouchka,比亲近哥哥安东尼和我多得多,我理解,我接受。我度过了千头万绪的两、三年,…… 。简言之,爸爸老了,累了,他有他的心事。我想,生活中,他受够了,我不愿给他再添烦恼。” 小德龙抱怨记者们对他爸爸比对他本人更感兴趣。关于他所写的自传体小说,他对《快报》的记者说,“真让我开心,爸爸没有敌对我,他理解我的创作。这让我如释重负。

2月9日,在电视节目《我们还没晚睡》中,小德龙说,“节目录制前,我和我爸联系,向他表示我爱他。他回复我,大致说,祝愿我的节目录制顺利。我的短信让他开心,他也如此,他爱我。”

阿兰德龙:一直感到孤独

1935年11月8日,阿兰德龙出生在法国索城。爸爸是一个小影院经理,妈妈是药剂助理师。可以这么认为,阿兰德龙出生在一个小资产阶级的家庭。

下图为阿兰德龙20个月时候的照片,右图为拍摄电影《艳阳高照》剧照

《艳阳高照》剧照被选为2019年72届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宣传图片

4岁时,父母离异。之后,妈妈将阿兰德龙送到寄宿家庭,之后再送到寄宿学校。

图片为1988年,阿兰德龙与母亲在电影首映式留影

德龙经常被学校开除,先后换过6所学校。

阿兰德龙17岁参军,在海军陆战队士兵训练班与同学留影

1956年阿兰德龙回到法国,继父经营屠宰肉店商(员工16名),他在继父的肉店工作,持证上岗(他考取了职业能力证书)。

“我4岁时,父母离异。我的第一个孩子安东尼4岁时,我与妻子离异。等我再和另一个女人有了女子和儿子,我早已不再是当爹的年龄。我跟之后的两个小孩,像是爷孙,关系很复杂。他一直感到孤独,就算我与妻子一同生活时,就算我恋上一个女人时,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Mireille Darc(前文有提过)是最爱我的女人。我们共同度过的时光非常美好。我很想念她,她一切的一切让我怀念!

图为阿兰德龙与 Mireille Darc

不畏惧死亡:已为自己准备好灵堂和墓地

2018年1月20日,《巴黎竞赛报》发了一篇阿兰德龙的特别专访。记者描述,大宅院55公顷,跨过铁栏杆后,车还需要继续行驶几百米,穿过树林,绕过湖,大宅子才逐渐显露。说好11时见面,阿兰德龙准时在房子外等候记者。在一旁,还有他的牧羊犬。

当天,天冷,潮湿,阿兰德龙生病,发热。

阿兰德龙展开双臂欢迎记者,带领记者到处参观。

“这里曾经是小孩子的游戏室,但如今他们都已远走高飞,无人再来。”阿兰德龙说。

对于记者,阿兰德龙的办公桌简直就是博物馆。

阿兰德龙有一个私人墓园,埋葬着他的50条狗。最后离世的三条狗葬在礼拜堂的一旁。阿兰德龙在礼拜堂为自己设好了墓地,“这里有六个位置,我的墓地在祭台后方。其他人做他们想做的。”

“我带你看个地方,从没有人来过。” 阿兰德龙对记者说。礼拜堂附近,有一间小屋,含有小客厅,小浴室,小灵堂。

记者注意到,这张床旁的床头柜上,摆着一张他与女儿Anouchka的照片。德龙指着灵堂里的黑皮床,说:”这是我用当演员的第一份报酬买的。我的遗体将摆放在这里,能接待15个人前来悼念。15个左右,不能再多了。一切准备就绪。

1962年,阿兰德龙与Romy Schneider 在戛纳

2019年,阿兰德龙与女儿Anouchka在戛纳

文章属于法国盟加传媒原创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删除

百家号:巴黎吃货

微信公号:盟加巴黎吃货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