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巴黎圣母院》的作者,法国大文豪雨果岛上故居近日修复完毕!参观者:惊叹150多年前,他就住这样的房子!!

法国盟加传媒 巴黎玩货

· 旅游Travel

4月7日,花费巨资重新整修的法国大文豪雨果在欧特维尔(Hauteville House)的故居重新向公众开放。

雨果流放期间,在此居住了15年,从1855年10月到1870年。他在此完成了众人熟悉的巨作《悲惨世界》 (Les Misérables),创作了《海上劳工》。

流亡原因

 

由于公开反对拿破仑三世复辟,雨果被迫流亡比利时布鲁塞尔。在布鲁塞尔居住期间,因为支持一家批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当地报纸,他再次被迫流亡。他先去了泽西岛(1852–1855)后去根西岛(1855)。1870年拿破仑三世倒台前,他一直住在这里。

虽然拿破仑三世在1859年宣布大赦,雨果可平安回国,但他坚持“抗战”,直到1870年普法战争使得拿破仑三世彻底失势后才回到法国。在1870-1871年巴黎围城之战时,雨果再次逃到根西岛,度过1872-1873年,最后重返法国,度过余生。

1878年,雨果和他的家人再次重返欧特维尔故居。

这次旅途有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陪同。

整修后的故居

(图片 : Bati-journal)

了解故居的地理位置

欧特维尔(Hauteville House 地图蓝点部分)在著名的诺曼底圣马洛湾(Saint-Pierre Port)的根西岛(Guernesey)。

根西岛(Guernesey)虽是英国王家属地,但远离英国本土,更靠近法国。距离法国海岸 30 英里,距离英国南海岸 80 英里。

买房的经历来源

得益于1856年出版的《静观集》(Contemplation,也有翻译为《冥想》),雨果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买下了欧特维尔这栋房子。《静观集》这本诗集侧重精神与思想等哲学问题。收藏了158首诗歌,在前言中,雨果谈到:“人类的存在始终是一个谜团。从他离开摇篮到最终进入坟墓,都生活在谜一样的世界。”雨果在诗集中探索了亲身经历的痛苦,在创作中试图吐露众人的苦难。他说:“我在说话,我也在为你说话。”

1968年雨果在故居的阳台上

对于根西岛这片土地的情感,雨果在《海上劳工》封页上写道,“献给这片好客而自由的岩礁,献给古老的诺曼底土地上的这个角落,以及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高贵而又普通的人民,献给严厉又亲切的根西岛,这里是我现在的避难所,也很可能成为我的葬身地。”肺腑感言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雨果落难于此时,岛民接待他的热情。

 

购买欧特维尔这栋房子后,雨果”亲手操刀“,倾尽心血,按照自己意图进行了诸多改造。他在当地购买了大量的二手家具、装饰物,然后将它们拆分、重装,用于室内装潢。

1927年,雨果的后人将这幢住办合一的故居捐赠给了巴黎政府。目前,雨果在巴黎浮日广场和在欧特维尔(Hauteville House) 的故居均由巴黎市政府博物馆联盟管理。

(欧特维尔(Hauteville House)故居正门,

外表看极为普通,里边大有乾坤)

照片来自:LIONEL BONAVENTURE / AFP

在雨果故居重新开放的典礼上,巴黎市长致辞提到,“这栋房子曾给予雨果无限灵感创作数部巨作。但这座房子本身,就是雨果的作品。”

不少参观过该故居的访客感叹,“无论是作家,还是家居装璜师,雨果都是高手。”

参观雨果欧特维尔故居,屋如其人

入门即可看到,走廊门楣上雨果亲手雕刻的个人签名。

签名下是法语书写的”巴黎圣母院“(图片源于推特)

一楼工坊

这栋房子的一大特点是光的连续性。比如,一楼楼梯几乎无光,人上到二楼大量光源涌进。再比如,顶楼屋顶,雨果大胆地使用全玻璃打造,光源完全没有被切断。

图片 LIONEL BONAVENTURE / AFP

二楼接待厅,雨果在此招待朋友

图片来源: COURTESY OF VISITGUERNSEY

本次翻修过程中,工作人员在故居柜子里发现主人剩下的面料。于是,翻修团队改变之前的设计图,复制新发现的面料,使得故居尽可能还原原本面貌。

桌球室

这里是餐厅,也是雨果和家人共处时间最长的地方。

事实上,雨果也常打开家门,让岛上穷人家的孩子到他家里用餐,善举一直持续到他返回法国前。

餐厅凳子刻有“强烈的希望”等字样。

壁炉上两个H,意思为HUGO HOUSE(雨果的房子)

二楼冬日暖房

这个冬日暖房位于工坊之上,是雨果买下楼后扩建的。修复时,它已经完全破损,工人按照仅存的照片进行修复。沙发和坐垫完全重新制造。

暖房外的景色

暖房里,可以一瞥后花园

三楼:名义上的卧室和办公室

说是雨果的卧室和工作室。

他几乎不在这里休息、工作。

因为房间有大量橡木材质家具,有文章称这里是橡木长廊。

据说,常常有访客问雨果,“你到哪买这些家具?”

雨果回答,“这家具是我自己淘来的旧货,拆了,自己拼接。”

雨果在橡木房里留影(图片来源:Roger Viollet )

爬楼梯到达走廊图书馆,

这里通向位于顶层的雨果工作室,俗称“玻璃房”

图书馆的藏书由雨果亲自挑选。

书的内容不断鞭策雨果:“勿忘初心,坚持信念”。

图片 LIONEL BONAVENTURE / AFP

雨果的工作室,平日家人很少进入。

雨果放着楼下的大床不睡,喜欢在这里休息。

顶层有四面玻璃覆盖着,抬头可看天,远望可观海。

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眺望法国的科坦登半岛。

雨果的很多巨作在这个房间里创造,比如《海上劳工》。

在玻璃房的角落,有张可以伸缩的桌子(下图左边)。雨果喜欢在这角落里站着,一边欣赏窗外风景,一边写作。

据说,《海上劳工》就是这么站着写完的。

图片来源: COURTESY OF VISITGUERNSEY

在完成《悲惨世界》时,他大都在里边的公室里。

从办公室往外看的视野

图片 LIONEL BONAVENTURE / AFP

雨果打造花园、菜园也是认真地

比如,他在花园里种植了龙舌兰、新西兰麻、铁树;菜园里有无花果、芦笋、海白菜。

修复前的花园

修复后的花园

雨果的后人说,“雨果故居第一次大规模整修,最大程度地复原了雨果的设计。”

巴黎市长 Anne Hidalgo 和故居修复的主要资助者 François Pinault 在故居后花园合影。身后的大树为1870年雨果亲手栽种的“欧洲的美国橡树”;这棵树象征雨果永远守望着故居。

(照片来自:LIONEL BONAVENTURE / AFP)

所有照片源于网络,文章参考网上相关内容

如有版权问题,欢迎留言要求删除处理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