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我和鱼子酱不得不说的故事

法国盟加传媒 巴黎吃货

· 美食food

我对鱼子酱的认识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对美国夫妇,先生是富有的商人,夫人是大学教授,两人共同爱好是收藏。一次,他们托朋友帮忙,朋友说啥也不肯收礼。女士很细心,说:“这样吧,我办个家宴,请你们吃好的。定了鱼子酱,空运过来。”

左一为大厨,右一为经理

于是,我眼中的鱼子酱等同于品味与感恩。裴卓仙(Petrossian)是世界顶尖的鱼子酱品牌,创建于美丽时代1920年的巴黎。品牌创立人裴卓仙兄弟俩人一直影影绰绰地暗示自己是俄罗斯旧贵族。“鱼子酱只有产自里海的才正宗,俄罗斯贵族就吃这个”;“只有Beluga鱼卵(鲟鱼的一种,性成熟需要二十年)制成的鱼子酱,才是真正的鱼子酱。”这些最早流传于巴黎,有关鱼子酱的传说,据说出自裴卓仙兄弟之口。

事实上,我在裴卓仙(Petrossian)品牌巴黎Courcelles店里吃到的鱼子酱没让我失望。左三是我的最爱,鲜甜且腥度刚好。右一味道刚猛;左一、左二味道过于清淡。配酒是爱尔兰伏特加,酒香飘飘,酒味宜人。

俄罗斯人喝伏特加喜欢啃几口黄瓜。裴卓仙的黄瓜不酸、不冲,脆且爽,吃多了牙齿也不发软。

开胃酒我选香槟,细小、整齐的气泡犹如听话的精灵,大胆但不失礼貌地弄醒我的味蕾。长方形的褐色脆饼有丁点儿咸,轻轻地把鱼子膏往饼上一抹,唇齿嚼动,鲜香立即弥漫整个口腔,令人吮指。配鲑鱼卵的薄饼软厚温润,晶莹透亮的鲑鱼卵经牙齿一碰,立即爆浆,汁液浸透饼身,一口接着一口咀嚼,吃得好过瘾。

接下来上场的是三文鱼三明治,披着黄色风衣,头顶着绿色的“羽冠”,直挺挺地站立着。蛋液把几款毫不相关的食材粘粘在一起,三文鱼带咸,蛋液将咸味中和。三文鱼软嫩,面包赋予它嚼劲。冰镇的白葡萄酒,犹如地中海上一阵清凉的风。微风吹得食客醉!

重头戏在后头,温润的薄饼再次登台,伴着酸奶和柠檬。马铃薯和青菜洒了一层主厨特调的独家酱汁。拼盘上三文鱼、蟹肉、扇贝、鱼肉赤裸裸地呈现着,真诚坦荡。精致的食材和家常小菜毫无违和感的排列,整个组合有小资情调但不乏乡土气息。其实,这样的搭配相当冒险,一有食材不好,整桌子菜被糟蹋了。服务生建议我,“扇贝、蟹肉和鱼排直接食用,因为高等食材绝对经得起单品,没必要让酱汁打搅味觉”。我遵照建议,果然吃出了精彩。青菜是百搭,可以配食任何食材。马铃薯软糯、滑顺、细腻!平凡的家常小菜因为品质和厨艺,超脱了平凡。

这个午餐犹如神奇的交响曲,是食材与食材的巧妙搭配,是食材与美酒的完美结合,更是大自然恩惠与大师傅神功的前呼后应。

Boutique Petrossian rive droite, caviar, spécialités et brasserie

地址: 106 Boulevard de Courcelles, 75017 Paris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